面對論文的壓力、畢業的壓力,走量化的研究取向似乎是很好畢業的一條路,可是心裡卻有無限的矛盾。那種矛盾不是不擅長於操弄數字,而是總覺得那個實證的世界好像不是我看到的世界。很想很想對著那一堆統計量化跑出來的結果大喊:「那然後呢?我所看到的世界是富有情感、關係、意義與情境脈絡的呀!面對著實證取向的研究我真的有點「民安所錯其手足」... 

自從北京返台後,深深的能力不足感不斷地湧現。不僅僅是我對於文字的掌控差勁到了極點(學人社的人總是需要有較佳的語言表達能力),更驚覺自己少了對事物洞悉、批判的能力,苦心寫出來的東西某種程度上充其量也僅是文字的堆砌。

在微笑小蕭一週又一週KO的過程中,我開始發覺自己有點點不一樣了:望東方明珠塔、312公路,我可以想到enduring innocence;看龍應台、齊邦媛 我可以讀出不同時代女性知識份子對家、對國深厚情感的差異;看火車站的街友可以想出合乎真實、合理與批判的研究設計....

身為一個拿著筆要去寫些什麼的人(我覺得我還不算是知識份子),我不想只是因為自己比人多讀了一點書、多經歷一些,就拿的讀書人、研究者的傲慢去對待我所看到的一切。我想好好鍛鍊自己對事物的感知力、解讀力與表達能力 ,以一種輕柔 真誠的筆觸去寫出我的關懷 我的見聞.....

全站熱搜

jou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